星期二, 18 6 月, 2024

最浪漫的回归!羽生结弦时隔7年再次表演《巴黎散步道》!

没有谁会想到,羽生结弦会用一套《巴黎散步道》,作为自己在大奖赛加拿大站GALA表演滑上的曲目。没有比这更浪漫的回归了!

这是2019年,24岁的,终于实现了自己SC首胜的羽生结弦,还是2014年,索契冬奥上初得桂冠的19岁的羽生结弦?很多人怕是一时恍惚了。又或者,是更早的时候,2012年,初到加拿大外训,只有17岁的、尚有些羞涩的羽生结弦?

为什么会选择《巴黎散步道》这首旧曲作为这次表演滑的曲目?正式表演前,他曾这样回应:“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就是觉得很怀念所以想做,也一点点回忆起了过去,现在如果在短节目里跳一个4T的话可以做到这种程度了。”

然后他做到了。24岁,已经完全掌握了“冰场撩人要义”的羽生结弦,再演绎这套以潇洒、撩人为主旨的节目时,已褪去青涩、游刃有余了。(除了考斯滕有点儿紧了之外都很好)

在这之前,没有任何人会想到,这场表演滑的最终曲目会是《巴黎散步道》。为什么会选择它,而不是夏天商演季中的任何一个新节目?如何解读羽生结弦所说的“我很怀念它”?因为这曲节目,是他的花滑和加拿大站的源点。我们也许要从2013年,或者更早的2012年说起。

结果并不理想。短节目《巴黎散步道》的得分80.40分,自由滑154.42分,总成绩234.8分,位列第二。KC等分区这张懊恼表情的动图,也是加拿大站“懊恼三连”的第一张图。

从这种意义上说,这次,终于在自己很苦手、一直都在拿银牌的加拿大站上拿到自己的大奖赛首站金牌的羽生结弦,也是又一次回到起点,使之圆满的过程。

更早的时候,2012年,其实,更少为人知的是,《巴黎散步道》,还是他初登加拿大这片土地,初表演的节目。

2012年的夏天,刚刚获得了尼斯世锦赛铜牌的羽生结弦,决定离开家乡,远赴加拿大,加入Brian教练的团队,向着1年多以后的索契冬奥会,发起自己的挑战。到加拿大不久正值休赛季,Brian教练决定通过让他多参加商演的方式,让他尽快的熟悉新节目,同时也训练他在不同场地、不同观众面前表演的能力。

这个过程的开始,是让人有些“尴尬”的。加拿大是冰上运动的传统强国、大国,花样滑冰在加拿大的群众基础非常深厚,休赛季的冰演也非常的多。但是,在这里,当时17岁的羽生结弦,却是真正的“新人”。虽然已经在国际大赛上崭露头角,但对于地球另一端的观众们来说,他的面孔、名字,都还不够熟悉。在商演的宣传册上,没有他的照片~

这还不算,他的名字,也经常被印错。Yuzuru Hanyu会被写成“Yuzura Hanyu”或“Yuzuru Hanya”……这其实让跟随拍摄的日本记者非常尴尬,因为尽管年纪尚小,但当时在日本国内,羽生已经是家喻户晓的“明星”,在国际赛场上也已经收获乐很好的成绩。但在这里完全是个新人的他却不在意这个,“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不会很在意。毕竟这里和日本不一样。”

这是《巴黎散步道》这套节目的初登场,参加表演滑的第一版服装,还是朴素的灰色衬衫。

利落的跳跃,少年还有些青涩,但却潇洒淡定的表演,都让人不禁为之欢呼起立。越来越多人认识了这个来自日本的,看起来纤细但却拥有无穷力量的少年。

这7年间,发生了什么呢?或者说,这套初登加拿大冰场的节目,《巴黎散步道》,发生了什么呢?

2012年大奖赛NHK杯,《巴黎散步道》(黑散)破纪录,95.32分。

2013年福冈举行的大奖赛总决赛,《巴黎散步道》(蓝散)破纪录,99.84分。

有人说,和羽生结弦有关的事,总是特别浪漫。但你想想,要有多么热爱,才会倾注这样的心思与心意,来打造这份他自己和每个节目、每场比赛、每个比赛地的仪式感呢?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