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25 5 月, 2024

中国发布 为刺激生育!政协委员建议将基础教育学制缩为10年取消“普职分流”

中国网3月3日讯(记者 刘佳)本专科22岁至23岁毕业,硕士最早25岁毕业,博士通常28岁毕业,随后是就业探索期——传统学制延长了女性的受教育时长,这对“生育黄金期”造成消极影响。对此,全国政协委员、福建省政协副主席、民盟福建省委会主委阮诗玮建议,将基础教育学制缩短为10年,并改为义务教育。取消中考普职分流,建立职业教育与普高、大学之间的互认机制。将数理化等高难学科推迟至大学阶段学习,并压缩外语课时。

目前,我国基础教育阶段现行学制为“六三三”,即:义务教育阶段小学6年、初中3年,加高中阶段教育3年。基础教育时间偏长,导致学生个体受教育年限增长,并使女性错过22岁至30岁的生育黄金期。

针对这一情况,阮诗玮建议,将“六三三”十二年制改为“五二三”十年制,即小学5年、初中2年、高中3年,并将义务教育由九年制改为十年制。

在现有课程安排下,如何压缩学制?阮诗玮建议,将数理化等学科部分艰深内容上移至高等教育阶段,适当压缩外语等学科课时,腾出学时用于增加哲学、逻辑学、信息技术等课程,并将通识性的中等职业教育融入义务教育各学段。

中考,是目前学生发展的“分水岭”——一定比例学生进入普通高中,另一部分则进入职业教育。阮诗玮认为,“普职分流”使职业教育被自然而然地定义为“差生教育”。这与培养高素质劳动者和技能型人才的目标相悖。

对此,他建议,取消中考“普职分流”政策,多数初中生毕业后直接进入普通高中,形成小学、初中、普通高中贯通办学体制。取消中考“普职分流”后,仅保留少数历史悠久、特色鲜明、优势突出的中职学校,其余具备条件的升格为高职,不具备条件的并入现有普高。建立中职教育与普高教育学生互转机制,以及普通高等教育与职业高等教育学分互认、学历转认机制,推动普职教育深度融合发展。

此外,淡化高等教育阶段职业教育和普通教育的差别,鼓励各类高校广泛开设面向社会需求、对接就业的职业技能型专业。如以工科见长的清华大学可开设电工、机床等传统职业技术专业,并设立相关的硕士、博士点。通过高等职业教育普及化,有效解决高层次人才缺乏接受高水平职业技能教育途径等问题,更好地满足在职人员提升知识水平和职业技能的需求,使高校人才调节库、储备库的作用得到更充分的发挥。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